说说鸿蒙和“万物互联”:未来操作系统的必经之路

多端跨屏协同非鸿蒙独有,而是未来操作系统的必经之路。

持续引发高度关注的华为鸿蒙操作系统(官方名 HarmonyOS,以下一律不做区分称“鸿蒙”) 2.0 全量推送,开始揭开神秘面纱,人们终于可以实际使用到它。在演示中,鸿蒙让所有大、小屏或不带屏的智能终端合为一体,彼此连接,手表“借用”手机摄像头拍照、手机正玩的游戏可以上划“推”给平板等能力让人印象深刻。

此后不久,苹果 WWDC 发布了macOS、iOS、iPadOS 等系统的新版本,主要增加了一些为远程办公设计的功能点,其中不少功能是为了同时让家中 n 台各异的苹果设备之间互相通讯而准备的,比如跨设备同步的“专注模式”、Universal Control 实现多设备间的无缝切换和协同工作、Airplay 可以投影到 Mac 上。如果算上之前发布过的随航(Sidecar)、Mac 可运行 iOS 应用等能力,苹果现在在跨设备之间的协同度可以说越来越高了。

华为在手机-其它自有大小屏-第三方智能硬件的“1+8+N”协同方面,如今已经做得非常到位,以至于可以将不同架构的操作系统统一在“鸿蒙”名称之下,而不至于不协调。而苹果仍然沿用对不同端、不同架构系统采用“xxOS”命名区分的方法,但设备之间的相互协同程度之高,也已经拉开其它厂商一大截。以至于有人戏称 WWDC 是一次“很鸿蒙”的新品发布。

跨设备互通:为什么是现在?

让任务、数据和能力在你手中的不同设备之间自由流转,是很多人心目中智能家居的一个必备功能点,但做到这一点其实很困难。不同品牌智能家电、手机、PC、平板之间的兼容性往往很差,需要很大努力去做中转。

现在,情况好了太多。除了苹果和华为之外,谷歌、小米、微软+三星等其他厂商也各有各的招数。很多手机厂商开发了在 PC 屏幕上显示手机应用和管理文件的功能,比如小米的 MIUI+、华为“多屏协同”、联想 Lenovo One、微软“你的手机”配对三星手机等。另外,还记得以前我们有个段子:

“是这样的张总,你在家里的电脑上按了CTRL+C,然后在公司的电脑上再按CTRL+V是肯定不行的。即使同一篇文章也不行。不不,多贵的电脑都不行。”

如今“云剪贴板”也不再是稀罕物了。张总真的可以在他的不同设备之间共享复制、粘贴的内容了,还可以将在这台电脑编辑到一半的文稿交给另一台电脑,乃至让不同员工一起参与编辑。

当前,跨设备互通的种种难题正逐一得到攻克,应该说这是终端配置(芯片+存储)、网络条件(WiFi+4/5G)、标准化(市场的优胜劣汰)等多重条件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在硬件配置方面,过去孱弱的手机芯片只能勉强处理单任务或者假的多任务,跳到另一个应用就会白屏重开,以至于争夺权限在后台“保活”。这样的情况无法支撑长期待机与其他设备相连,电池也会随之告急。用以前的手机可能会形成一个习惯,就是不用的时候关闭蓝牙和 GPS,因为耗电相当可观。

手机自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初至今,一直是各种控制手段收束的终极节点,有它可以控制其它家电和穿戴设备,但没它可真的不太行。它是一个“带屏的万能遥控器”,有的家庭可能习惯了用语音助手控制家电,但语音指令当前还不精确,并不如图形界面直观。而手表的屏幕显然又太小,当然也不是不能用。电视机、电脑和平板都携带不方便。最终,还得是手机正合适。所以,手机配置上来了,多端协同也就有条件了。

在网络条件方面,从 4G 开始,家用设备的通讯延迟就已经低到可以忽略的程度了。所以在通信展、电子展上,你看到 4G 时代就有机械臂遥控的演示,5G 还有,顶多加上一个远程开车。但是家庭 WiFi 和手机上网并不需要太大的流量;就算看视频和玩游戏除外,但不同的设备可以单独联网,所以并不是说要手机开网共享给平板用。过去 5 年内新买的路由器已经可以搭建一个很不错的智能家居。

而第三个方面标准化,则是至关重要的。在 2014 年“智能硬件元年”前后,出现过一些现在看来相当奇葩的产品,举两个例子:

一个超大,超沉,音质还不错的音箱,不能用蓝牙,只能用 WiFi 联网由 APP 激活,中转到 QQ 音乐、豆瓣、虾米等服务和网络电台。最重要的是,它连 3.5mm 耳机线都没有。当该公司倒闭后,APP 失效,该音箱成为彻头彻尾的电子垃圾。

另一块手表是当年支付宝官方认证的,首款可以显示付款码的智能表,但第一步激活就需要下载 APP 配对。同样,在公司倒闭后,它也成为一块废铁。

那个年代恨不得水杯都给你智能一下,而智能的定义就是在配对的手机 APP 上可以显示你喝了多少水,还剩多少,打败了全国多少 % 的用户。而标准的不统一,使当年绝大部分这些玩意儿都彻底失效,即使硬件本身状态良好。唯一还能发挥余热的就是那些保留了一部分传统使用方法的设备,比如还留下了耳机孔和蓝牙模式的音箱。

到 2019 年,情况仍未明显改观。

社长在去过上海 AWE 2019 家电展后写道:

“一台‘智能电视’,它最根本的本职工作还是显示画面,所以清晰度、色彩还原度、声音等指标还是优先于它的‘智能控制全屋家电’指标。一台‘智能冰箱’,它的优先指标也还是容量、能耗、制冷效率、温控能力等基础指标,而不是智能特性。”

但是,基于语音的家居控制方案,有的同一品牌唤醒词不统一(某厂商智能电视的助手唤醒词是“小x小x”,但冰箱的唤醒词是“你好冰箱”),有的终端太多并且“抢话”,有的是“半拉子”智能(比如说在冰箱屏幕上记录你放进去了什么食物,需要手动扫描实物商品的条形码)。

而当时对全屋智能家电形成最大障碍的,是各个厂商之间的各怀心思,彼此设限。

“海尔、TCL 和格力这样提供全屋智能整套方案的传统厂商,均选择自主研发各自方案,不仅是唤醒词不同,而且从软硬件设计到底层逻辑都有区别。唯一的共同点是,它们都选择不跟第三方合作。这就无可避免的给消费者带来选边站队的问题。”

为了让跨品牌家电可以互相兼容智能特性,中国家用电器协会(CHEAA)与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(CCSA)主导了“云云互联”项目,让 A 厂商的唤醒词可以控制 B 厂商的设备。然而家电厂商口头上答应,但只是拿出了一些并非最新款的型号应付,用户的选择依然很有限。随意搭配不同厂商各自为政的设备,还是会因互不兼容带来智能“降级”。

可以说,当年跨品牌结盟的互通尝试要是有戏,就没有后来华为 HiLink 和现在的物联网版鸿蒙什么事了。

在认清现实,放弃幻想之后,厂商们静下心来发现只有国际通行的蓝牙、WiFi 这些东西才是真的可用。同时,苹果成为几乎唯一的例外,作为一家商业公司,它为自家产品设定的一些标准被国内其它厂商主动兼容,最典型的就是Airplay。各家智能电视现在收取 iOS 投屏信号的稳定性已经大为提升,哪怕电视机的系统都是安卓魔改。

在部分友商之间的谈判也有局部进展,比如小米、OPPO、Vivo 成立“互传联盟”。但是,在有生之年看到华为阵营跟小米阵营之间互通,则是不太可能的了。

因为厂家更为务实,所以现在的家电、穿戴设备、车辆都会尽可能兼容更多跨厂商的私有协议,至少也会兼容那几个公有协议。

鸿蒙的出现本身也是华为对其智能硬件生态的一次梳理,你可以发现这次鸿蒙在手机上可升级的范围很广,一些四五年历史的旧手机也一样可以更新,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利用起人们家里的所有终端,让手机当好“遥控器”,不让它们过早淘汰。

但是再早一点的那些奇葩产品就没办法了。如同安卓碎片化一样,智能硬件的碎片化现在依然是跨设备协同不得不面对的大问题。

如何看待不同设备上的“鸿蒙”

综上可以看出,鸿蒙主推的“万物互联”并不是它独有的能力,也不是说华为的设备唯独是因为鸿蒙的出现,才能融合的这么好。但基本可以说,华为和苹果分别走在跨设备互联互通的比较靠前的位置上。相对的,Windows 桌面版的很多东西都不能最先跟 Windows Phone 配对,最终导致了微软手机战略的失败。

那么,对于华为来说,不同设备、不同结构但都叫“鸿蒙”的操作系统之间能高度互通,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呢?

事实证明,鸿蒙主要的战场还是在手机上。手机、平板和电视(智慧屏)上的鸿蒙(以下简称“手机版鸿蒙”,相当于苹果生态中的 iOS、iPadOS;注意因为国内电视机大多也是基于 Android,所以电视也算在这里)为了支持安卓生态,在其中适度引入了属于安卓开源代码(AOSP)的一部分,以构建一个可以运行安卓应用的环境。这引发了对于该系统是否为“自主知识产权”的争论,文章最后也会再讲到。

而另一方面,鸿蒙真正 100% 自研的部分是适用于物联网的操作系统(以下简称“物联网版鸿蒙”,相当于苹果生态中的 watchOS、tvOS、以及兼容 carplay 协议的车机界面),其植入的对象涵盖单片机、有简单屏幕交互的设备,乃至手表等更复杂的设备。

适合这些设备的操作系统代码被放在由“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”管理的代码库里,但它们的实际意义是可以让灯具、空调、路由器等家电、智能硬件生产商将自身设备适配华为生态。这些代码编译后开发的产品并不能安装 APK 包运行安卓应用,大多数其实也不支持安装其它格式的应用。

因此我们看到对外宣传时候,用了比较模糊的措辞,比如“三大银行率先支持鸿蒙”“魅族宣布支持鸿蒙”等等,但银行说的“支持鸿蒙”指其安卓客户端针对手机版鸿蒙独有的编译器做了调整,避免了直接安装可能出现的强退、卡顿等问题,以及可能针对鸿蒙手机版的“服务卡片”加入一些快捷方式。由于 AOSP 部分代码及开发工具(IDE)的熟悉性,这样的适配 1-2 天内基本就能完成。

而魅族等厂商说的“支持鸿蒙”,当然是指智能硬件安装了物联网版鸿蒙。以前可能这个智能家居协议叫HiLink,可以在普通安卓手机上用“华为智能生活”客户端(就是图标长得像香奈儿的那个)控制。现在它们针对第一方的手机版鸿蒙系统可能会适配得更好,仅此而已。

现在,华为 PC 产品面向消费者依然预装Windows 10操作系统,政企客户则可以选择预装了统信 UOS的整机。但这两个都跟鸿蒙系统没啥关系。万一华为打算输出“电脑版鸿蒙”,那么它非常有可能将会是又一个 Linux 发行版。

而问题在于,华为截至目前开发的“多屏协同”,即手机画面投射电脑屏幕,电脑共享手机文件、剪贴板的功能,是基于 Windows 10 环境下的“华为电脑管家”软件开发的,到时候又要针对 Linux 再做移植了。

鉴于美国所谓“制裁”当前并未影响华为获取到 Windows 系统,以及国家推广国产 PC 操作系统的资源向 UOS 和银河麒麟等更成熟的玩家倾斜,产生一个 Linux“电脑版鸿蒙”的可能性不高。

将手机版和物联网版鸿蒙算到一起的话,大“鸿蒙”对“应用”的定义超出了单设备(手机)单平台(安卓),在手表、电视上的应用界面,以及其它无界面的智能家居开关状态等都可以被手机调用,手机的应用也可以被其它屏调用。

由于华为的宣传策略如此,或者说它们内部定义如此,所以可能对最终消费者产生一定的混淆。但是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……那么你可以把家中的硬件设备也作为一种“应用”,把语音助手的某个技能也作为一种“应用”,再加上手表应用、电视应用……这样一来整个大“鸿蒙”当中的“应用池”就被扩大,而安卓应用在里面的占比就会被稀释。届时,鸿蒙是否“借鉴”了 AOSP 也就不再重要了。

这当然需要华为的行业号召力足够大,需要更多厂商和设备接入。而从鸿蒙“服务卡片”刚刚开始的适配进程,以及苹果将macOS 从英特尔处理器转至自研 ARM 架构处理器时的策略,可以认为,新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,也难,也不难,相对来说没有以前想象的那么不可能。

这是因为我们对手机应用的使用场景,正由以前的分散变为高度集中。现在人们在大多数时间都被限制在几个巨头开发的超级 APP 里面,几乎很少有机会跳出来去其它 APP 和浏览器做事情。这个集中度越来越高,就使得某个操作系统想要搞事情的话,只要挨个去拜访头部的 100 个甚至更少的应用开发者,就可以初步达到目的。

随着汽车日益成为一种新的“智能硬件”,一部手机、一块手表或者一副眼镜需要控制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,跨设备协同将成为今后操作系统必备的一项基础能力。而鸿蒙和苹果的系统更新,只是更明确地确认了这一点而已。

如何看待鸿蒙的“自主性”

最后一部分,直接说下手机版鸿蒙跟安卓产生交集的地方。鸿蒙跟 AOSP 的关系一直是被多方关注和聚焦的部分。我们应该,也只能从最终展示的结果来看这个问题。

在初次公开鸿蒙名称及路线图的时候,华为已经预告了将对该系统下运行的 APK 采用自研的“方舟编译器”,实现比 Android 虚拟机更快的启动速度。而 Android 的 Java 虚拟机主要是为了适配不同机型才牺牲了效率,华为做的更特异和更适合少数机型的调整,将使得这一编译器失去对其它硬件的普遍支持。当然在手机上你本来也不能随便换系统,这个问题不是最重要的。

从手机版鸿蒙 2.0 最终效果看,APK 安装、运行效率不说更快,至少没有明显慢于 AOSP。这说明鸿蒙在适配 APK 时,对 Android 代码执行部分做的改动,不说基本没改,至少也应该说不是大改。

从常识推断,完全从地基开始写起的对另一平台的兼容,随着目标平台新版本的复杂度提升,难度是指数级上升的,非常难以做到“完美模拟”。

  • 如此前文章讲到,微软自己模拟自己,在 ARM 架构模拟 x86 运行时,目前只实现了 32 位,对 64 位的兼容仍磕磕绊绊;
  • 外界模拟 x86 主要是 Linux 下的 Wine 和单独的 ReactOS 两条路线,它们能实现的兼容性就更低,其中 ReactOS 是基于之前 XP 代码库的阅读理解之后写出来的,尽管微软经过严格的审核认为它没有直接侵犯其知识产权。
  • 顺便一说,深度-统信软件对 UOS/Deepin 下的 Wine 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,使得分支 Deepin-wine 对部分国产软件的兼容适配程度大为提高。
  • 早年 Android 还很基础的时候,中国移动曾写过一款 OMS(OPhone)系统,并基于运营商当时的强势地位要求合作厂商一起预装,上钩的厂家叫苦不迭(社长写过)。当时该系统兼容的 APK 是基于 Android 2.x,结果 3.x 和 4.x 的更新幅度都非常大,使得后续升级后的软件就无法使用。

所以,社长一开始就认为,在已经准备兼容大部分市场上的 Android 应用那一刻开始,纠结手机版鸿蒙是否完全“自主知识产权”就是一个意义不大的问题。此后人们从代码库中找出各种“证据”也是一定会发生的既定事件,而这真的是无关紧要的。

万丈高楼平地起。鸿蒙如有志完全替代 Android,那就应该在自主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时候,界面交互等等也创新一下,但目前看,2.0手机和平板上的基本交互形态没有改变,用户可以从其它品牌手机上非常熟悉的切换过来,不需要额外的学习成本。

在屏幕内部能使用的花样基本已经被尝试过了,连图标圆角的弧度,也大致都被注册过专利,说实在的进化空间确实很有限。当然,主要是因为没有在每个方面都重新造轮子的必要。最终还是以用户用的舒服作为目标。

现在看来,鸿蒙在不同屏幕、不同设备之间实现无缝的协同和任务连续,这才是真正值得期待的交互改变。同时,跨设备协同会改变我们对“应用”的定义。

承认其系统的某一部分“借鉴”了 AOSP 与否,并不重要。问题在于鸿蒙身边总是会围绕一些与技术、产品无关的奇怪问题。

我们不要忘记当初为什么会有鸿蒙,它作为一个“备胎”为什么会出来,而不是永远存放在华为的仓库里。结合当时的背景我们就能理解,一定要从宣传上把鸿蒙定义为“自主”的象征,这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如果鸿蒙的目的是跟谷歌决裂,相信华为依然有能力做出虽然效果远逊于当前,但代码完整度更高,自研属性更明确的操作系统。但华为曾明确表示,如果外部压力消失,随时准备拥抱谷歌 GMS,在鸿蒙手机端也应该有办法继续旁加载谷歌服务框架。目前 HMS 及华为自主生态的推进,可以说只是看到了相关外部压力长期化、常态化的悲观前景,从而采取的备用方案而已,但这里面存在着“哀兵必胜”的转机。

社长以前曾分析过,为什么在大环境改变之后,政府采购宁可让神州网信做个 Win10 专版,也选择继续信任微软作为其中一个服务商。当然不可否认,现在对国产整机的采购量在增加。这是因为,我们没必要为了争一口气而寻求“自主”,根本目的是“可控”。自主是通往可控的手段,而不是自主本身就是目的。

鸿蒙手机端有一部分为了兼容 APK 的需要,而服从与 AOSP 相同的逻辑。而 UOS、中标麒麟都是“国外产”Linux 的不同发行版,它们都有一部分“外族的血统”,但只要做到可控,我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。

与此同时,从华为完全剥离出去的荣耀,现在已经可以用上 GMS,成为独立发展的“对照组”,得以继续展现一幅假如贸易争端没有发生,世界大同的美丽图景。这其实正是因为华为遭受了暂时困难,聚集了“火力”,换来了其它友商现阶段的安全,就像杂交水稻不见得很好吃,但它的存在本身确保了中国的粮食安全。

作者:书航,观点代表个人。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及完整性作任何承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