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买一台功能不成熟的汽车?

你能接受,花几十万买了一辆,功能还不成熟的汽车吗?

特斯拉就是最典型的期货主义。价值106万的全新Model S,选配“完全自动驾驶能力”软件包需要再加64,000元。然而,被吹上天的“城市自动驾驶”功能,目前仅仅还只是一份PPT。

在特斯拉官网上写道,稍后推出:识别交通信号灯和停车标志并做出反应、在城市街道中自动辅助驾驶。然而,这句话挂在官网上长达一年多之久。同时,特斯拉还很贴心的提示,那些想买“期货功能”的朋友:随着上述自动驾驶功能的进化与完善,您的车辆将通过OTA空中软件更新而持续升级。

车子先卖出去,软件功能后升级,成了电动汽车行业潜规则。比如不久前,理想ONE升级了视觉泊车功能;6月16日,小鹏汽车正式推送OTA2.6,新增了停车场记忆泊车功能。

把车做到功能成熟之后,才交付给消费者。似乎在这个时代,已经不复存在。

一、曾是半成品的遮羞布

2019年,一台蔚来ES8在北京长安街上进行OTA升级,长达1个小时的升级过程造成了道路严重拥堵,连交警拿它也没有任何办法。甚至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蔚来的销售人员在向顾客介绍OTA功能的时候,还会引用这个段子。

所谓的OTA全称为Over-The-Air,也叫汽车远程升级。指替代线缆或者其它本地连接方式,通过无线传输方式进行软件下载和软件更新的过程。这是来自国家市场监督总局的官方解释。

OTA常见类型包括FOTA(Firmware OTA,固件升级)、SOTA(Software OTA,应用软件升级)。

FOTA,涉及整车系统固件层面升级,比如像前面提到的新增泊车类功能,就属于FOTA这类。而SOTA,通常指的是对车机系统进行升级,新增软件应用或者优化UI界面等等,都属于SOTA这类。

无论是哪种类型,OTA升级的最终目的,都是为了修复存在的漏洞、增加更多的功能、提升某项性能,又或者是视觉效果的改善。

“理论上说,OTA可以解决几乎所有的软件更新问题。”博世智能网联事业部智能车与设备业务线总监易强曾在采访中表示。

比如,2020年10月底,一辆理想ONE在开启辅助驾驶的情况下,在G18高速上追尾了一辆违规变道的大货车。事故造成了车内驾乘人员受伤,车内气囊未起爆,并且A柱发生断裂的情况。不久后,理想汽车通过OTA升级的方式,推送了货车并线预警功能,在自适应巡航(ACC)开启时,系统会对侧前方高风险区域的货车发出碰撞预警。

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OTA的存在都是在弥补车辆的软件缺陷。去年,就有两家车企因为软件存在问题,对车辆进行了OTA升级,并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记录为召回。

一个是零跑汽车,其仪表软件资源优化BUG,可能会导致360全景影像卡滞花屏和行驶中仪表黑屏,极端情况下都可能发生事故。另一个是,沃尔沃和吉利旗下的极星2因为BECM软件存在的内部逻辑问题,导致电子控制单元可能间歇性重置。当这种情况发生时高压系统将断开,可能导致车辆行驶中失去动力,存在安全隐患。

实际上,为了杜绝车企钻空子,监管部门从去年底就开始强硬出手。2020年12月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汽车远程升级(OTA)技术召回监管的通知》。该通知指出,如发现生产者存在未按规定备案有关信息或召回计划、不配合缺陷调查、隐瞒缺陷或未按照已备案的召回计划实施召回等违法行为的,将严格依法处理。

二、从补课,到预习

OTA理念的颠覆性在于,其倡导的理念和运营模式,将会带领主机厂从传统的专注于硬件工程的产品研发体系,转变为软硬件结合的数字化服务体系。

在过去,主机厂会选择成熟的供应商,拿到成熟的零部件产品,进而集成为一辆成熟的汽车产品,并推向市场。而如今,主机厂要更早的规划一个产品以及其功能的天花板,并尽可能的采取硬件先行,软件后续升级的方式,让一款汽车在其生命周期内,不断成长不断进化。

也就是说,查漏补缺这项基本的技能,只能说是满足了用户需求。在此基础上更高阶层的能力,应该是创造用户需求。

6月16日,小鹏P7 OTA 2.6.0正式开启推送。据官方宣传显示,首个量产且不依赖停车场改造的“最后一公里”泊车功能——VPA停车场记忆泊车(测试版)正式向用户开放。此外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、全语音车载系统等也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优化升级。

此前,笔者已经抢先体验了小鹏P7这次OTA升级的多项功能。

比如,VPA(Valet Parking Assist)停车场记忆泊车功能。车辆可以按照用户设定的路线,辅助驾驶员将车辆从设定路线的起点,开往设定路线的终点,并泊入终点附近已被系统记忆的车位。

首先,开启停车场记忆泊车功能是需要在App观看视频并完成测试,开启后需要记录一次车辆从停车场入口到泊车完成的整个线路过程。当再次驾驶到该停车场入口时,车机会提示可以开始停车场记忆泊车。点击开始后,你只需要坐在车上看着它一顿操作即可。

比较细节的一点是,它会通过车机上的SR(自动驾驶环境模拟显示)界面来展示周边的停车位、柱子、减速带等静态元素,以及车辆、行人等动态元素。可以通过语音、图案等方式,让用户直观的了解当前行驶路径、目标车位及下一步行为。

之所以,能够通过一个远程升级,就让车辆新增了停车场记忆泊车功能——硬件预埋,至关重要。

众所周知,地下停车场环境GPS信号差,毫米波雷达在这种场景下,回波非常多,墙壁、顶棚、汽车等金属的干扰性强,毫米波雷达几乎不可用。

这个时候VPA动用了P7身上包括前视、侧视和环视等车身所有摄像头,组成了360°全视场覆盖。其实这些摄像头,在日常行驶或者是开启NGP导航辅助驾驶等功能时,同样会被启用。硬件复用,是实现OTA升级新功能的基础。

在此基础上,小鹏P7所搭载的英伟达Xavier芯片的算力,足够支持所有VPA场景下所有摄像头的运算。再包括运动控制、运动规划、行为规划等步骤,都建立在已有功能的基础之上来实现的。

俗话说的好,创新之路必定不会平坦。上述这些OTA新增的功能依旧还有一些BUG。比如,小鹏P7的VPA功能开启后,在十字路口,T型路口等场景遇到快速穿行的车辆,车辆还无法快速的作出反应。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,P7仍继续保持原速度向前行驶,险些撞上前方护栏。

但好在,和特斯拉的FSD全自动驾驶功能一样,小鹏汽车也有一个内测、公测、正式推送的过程。小鹏汽车方面在采访中表示,“每一次的OTA都会经历一个内测——内测结果评审——公测——公测结果评审,之后再去做全量发布,以确保大家在功能的升级与使用中的安全。”

总而言之,特斯拉和小鹏在探索路径上虽然有差异,但从大的格局来看,两者是有类似之处的——特斯拉一直在尝试,让简单的驾驶场景先实现无人驾驶,再将不同场景拼接,最终实现完全自动驾驶。

举个例子,特斯拉的遥控泊车很早就推出来了,近两年推出了高级智能召唤,这两年又开始推高速路况的导航辅助驾驶。而现在,正研发的是城市的自动驾驶。最后,把泊车、城市、高速等不同的场景拼接,最终就可以实现,从A点到B点的完全无人驾驶。

这次,除了新增VPA停车场记忆泊车,小鹏汽车也对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进行了功能升级,新版本可以使用语言控制车辆进行向左、向右变道、超车等功能。甚至,小鹏汽车的工程师在采访中还表示,他们正在考虑,让记忆泊车可以覆盖到超级充电桩,最终完成自动充电。

写在最后

“这个功能还不成熟。”

这可能是很多消费者拒绝选择电动汽车、拒绝选择所谓的智能汽车的常用话术。所谓的成熟,可以理解为某一项技术或者某一项功能,已经没有发展和改善的空间了。

但如果拿这个理论去套汽车上的功能,比如空调,已经够成熟了吧?特斯拉推出了生化模式,可以实现医疗级别的空气质量。疫情期间,小鹏汽车等厂商还OTA升级了高温杀菌模式。再比如方向盘,从小我们就知道它是圆的,但到了特斯拉上面的Yoke方向盘,它居然是矩形的。

成熟,似乎向来都是相对的。当你的产品走在他人前面的时候,外界自然而然的会把身后那些事物,称之为不成熟的产品。当没有标准的时候,第一即是标准。

作者:王笑渔,观点代表个人。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及完整性作任何承诺。

本站启用新域名:itbus.cn,新站为IT巴士,旧站xdbeta停止更新。请大家注意更新收藏夹。